玉石行业行情回落 二级经销商库存压力大

45dd888406818eac3ee531558a6562ff.jpg

玉石行业中,卖不动、行情“惨淡”,让不少商家萌生退意。刘淑凤是北京一位玉石行业从业者,她告诉《中国收藏》杂志记者,据自己了解,行情最不好的时候,北京比如几个人规模的玉石加工小作坊,停工的接近70%。“广州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。比如当地一家知名的珠宝城,生意红火的时候摊位的月租金能达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,不过现在,约有一半的经营玉石类的商户都关门了。”

这是缅甸国内规模最大的玉石市场。虽然缅甸政府希望只卖成品,但“下有对策”,几经折腾原料成本又增加。

业内普遍认为,翡翠、和田玉这些品种,近年来的“虚火旺盛”无疑是人为推至。不过细究起来,里面似乎还有深层次原因。作为明空翡翠总经理、云南省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副会长的张宏对此深有体会。

“以前一块原石买回来,切两刀就能赚钱。后来缅甸政府看到这一点,粗放经营只卖成品,从2015年的第二次公盘起,其境内的公盘仅允许缅甸籍商人参加。但殊不知,一些生活在缅甸的商人是有中国身份的,他们把自己手中的原石拿去公盘,自己又再买回来,再拿到中国进行二次公盘,这样来回一折腾,至少折腾出了百分之二三十的成本,以至于‘面粉的价格走在了面包前面’。”

在前些年市场被人为推至“虚火旺盛”后,现在不少翡翠的二级经销商库存压力不小。

虽然成本高了,即便购买力下降,但谁也不想做亏本生意。据了解,“卖不动”在翡翠公盘上就有表现,2015年缅甸公盘一下子砍去一半,去年又再降。现在,顺势降价的老料多,卖不出去和跌价,自然又一定程度地会推涨成本。张宏说自己前不久还合算过,自家单价超过百万元的货品如今都降了不少,“像2015年的时候卖100万元的,现在大概卖30来万元。”不过他也很坦诚地表示,要卖老料和少部分开出来还算不错的料,应该是还能赚的。

另一方面,之前在与广州同行交流时张宏注意到,按照估算,在行业的高峰期,“大佬们”的囤货存量差不多能卖10年左右,“这又几年过去了,考虑到整个行业倒退了1/5,再加上新料的进驻,恐怕能卖个30来年了。”

因此对于珠宝商们来说,当前最大的就是零售压力。“像揭阳那些一手的大经销商还好点儿,相当一部分主要都压在二级经销商手上。从翡翠货卖不动、商家退出这个角度来看,当前二手批发市场缺了有2/3,甚至可能更多。”张宏估计。


81